快三在线稳

点击进入

千林红绽火含珠(外一篇)

2013-09-12 11:02:58

  梅雨季节,正是梅子熟了的时候。

  “千林红绽火含珠,熟到杨梅夏至初”。满山遍野的杨梅树,绿叶凝碧流翠,红果乌亮烁紫。那一颗颗红玛瑙、紫水晶,黛宝玉,似春光乍泄,令人惊艳、让人心醉。面对杨梅,仿佛面对的是江南美女:那浑圆,就像那多情的眸子;那红润,就像那艳艳的红唇;那酸甜,就像那吴言软语;那柔软多汁,就像一个个迷人的香吻。坐对杨梅,望着、看着、想着、拈着,舍不得吃,却早已满嘴口水,酸酸甜甜……此时,想起“望梅止渴”之"典,令人哑然失笑。

  历代文人墨客无不赞颂杨梅,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。大诗人李白有“玉盘杨梅为君设,吴盐如花皎白雪”的诗句;宋人有《杨梅》诗:“红实缀青枝,烂漫照前坞”、“聊将一粒变万颗,掷向青林化珍果。仿佛芙蓉箭镞形,涩如鹤顶红如火”。杨梅的烁紫闪红使江南的初夏更加鲜活了。

  我国古代,杨梅、荔枝、葡萄俱属果中珍品,但诗人笔下多偏爱杨梅。唐代诗人平可正有诗曰:“五月杨梅已满林,初疑一颗值千金。味胜河溯葡萄重,色比泸南荔枝深。”大诗人苏东坡认为:“闽广荔枝、西凉葡萄,未若吴越杨梅。”这一评价,出自这位美食家之"口,自然是对杨梅最高的褒奖,故有“吴越杨梅冠天下”之"誉。

  宋代大诗人陆游也有赞美杨梅的诗:“绿荫翳翳连山市,丹实累累照路隅。未爱满盘堆火齐,先惊探颌得骊珠。斜插宝髻看游舫,细织筠笼入上都。醉里自矜豪气在,欲乘风露扎千株。”诗人栩栩如生地描绘了杨梅果熟时满山皆红,人们喜摘杨梅运送京城的盛况,并把杨梅比作“骊珠”,可见杨梅在南宋确实是身价超出百果。

  杨梅品种颇多,金华兰溪马涧的里山杨梅最佳。这种杨梅颗粒大,核小,浑圆,色紫黛红,味鲜甜,一般在夏至后一周成熟采摘,可谓“夏至杨梅满山红”。

  买杨梅一般都挑那些个大色紫的。据说,越紫越甜。其实,杨梅的魅力更在那甜中微酸。南宋诗人方岳在其《咏杨梅诗》中说:“筠笼带雨摘初残,粟粟生寒鹤顶殷。众口但便甜似蜜,宁知奇处是微酸。”这是知味者之"言。

  杨梅泡酒入药,是坊间的习俗。只一两天酒已绯红绛紫,芳香醇厚,久存不坏。驱寒除湿,止吐止泻,吃上一二枚,是很灵的。

  周作人有一篇题为《杨梅》的美文,犹如一幅风俗画,人们乘着乌篷船,置酒中流,边喝美酒,边啖杨梅,妇女们还摘一枝有绿叶衬着的红杨梅插在发髻上,够浪漫的。此景此情,令人神往。

  美好的东西,总是等不起,经不起时间的蹉跎。娇贵的杨梅采下很快就会变味,一两天就要变质,可千万别辜负了她的一片美意。趁杨梅熟时,快快上山采杨梅。绿丛中那淡红的、朱红的、绛紫的、紫黑的,闪闪烁烁,亮亮灼灼,夺人眼目,禁不住让人欢呼雀跃,怦然心动,攀上枝头。摘吧,尝吧,吃它个满嘴血红,十指红红,牙齿发软。呵呵,也是心甘情愿哦!

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里桃花仙;

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。

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;

半醉半醒日复日,花开花落年复年。

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愿鞠躬车马前;

车尘马后富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。

若将富贵比贫者,一在平地一在天;

若将贫贱比车马,他得驱使我得闲。

别人笑我忒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;

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做田。

——唐伯虎《桃花庵歌》

桃之"夭夭灼其华

  桃,是地道的中国水果。在所有的水果中,它最普通,又最尊贵。

  古代尊桃树为“仙木”,认为它可以驱邪制鬼。古人在两块桃木板上画上神,悬挂门上,被称为“桃符”或叫“门神”。如《荆楚岁时记》云:“正月一日,插桃符其傍,百鬼畏之"”。到宋代,又流行在桃符上写新春祝辞和祷语,用以祈求平安、吉祥。王安石的名句:“千门万户瞳瞳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”,说的正是此事。

  桃还是象征福寿的“仙果”。《神农经》中说:“玉桃服之"长生不死”。传说,王母娘娘每年三月三都要在瑶池举办蟠桃会,用三千年一熟、食之"可以长生不老的仙桃,招待各路神仙。《西游记》中孙悟空偷吃王母娘娘蟠桃一节,吴承恩正是采用了这则流传甚广的故事。这些虽都是神话传说,但桃与长寿相联的观念却深植于老百姓心目中。每当节庆或晚辈给老人祝寿,常以“寿桃”相赠,或画一幅“寿星捧桃”图以表达祝福和吉祥。

  桃花是美丽的花卉,古代帝王、文人贤士对它可谓赞不绝口。清代著名戏剧家李渔曾评价:“草木之"花中,惟桃李可以领袖群芳,因为花之"色大都不出红白二种,桃色为红之"极纯,李色为白之"至洁,桃红李白足尽二物之"能事”。

  诗人对桃花的吟诵更多。如李白有“犬吠水声中,桃花带雨浓”,周朴有“桃花春色暖先开,明媚谁人不耐看”。白居易则有“桃花乱落如红雨,剪绡裁锦一重重”,等等,都是咏桃花之"佳句。加上陶渊明的一篇脍炙人口的《桃花源记》,更是吊足了后人的胃口。

  桃花与女人有缘。诗文中多用桃花烘托美女。如《诗经》有:“桃之"夭夭,灼灼其华”,苏轼有“且看桃花好面皮”,尤其是崔护的咏桃花诗——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,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,成了千古绝唱。此外,人们还习惯将少女的脸颊称为“桃腮”、“桃靥”。把女子的美貌称作“桃夭柳媚”。女人的胭脂叫“桃花粉”、化妆名“桃花妆”。“自古红颜多薄命”,漂亮女子命运多桀又称之"为“桃花命”,就连男子的艳福也常戏谑为“走桃花运”。皆说明桃花在古代文学中经常是不可缺少的题材。唐伯虎的《桃花庵歌》是惊世醒人的洒脱之"作。

  初读此诗好像十分消极,其实细想想,一生不为名利所役,不为钱财所累。活得轻松、悠闲、快活、自在,也不枉此生。能做到如此,可要有非凡的大气、清雅、睿智和达观。

  桃树一身均可入药。鲜桃肉质致密,甘甜多汁,含维生素、铁较丰富,作为食疗果品,对胃阴不足、口干口渴或体虚、便秘症有较好的滋养和利尿、润下作用。桃仁被誉为“活血祛瘀药”,在临床上应用更十分广泛。

  桃子的品种很多,水蜜桃、黄桃、白桃、蟠桃……各有不同风味。

  六十年代,金华种桃不多,最大的桃园就在出上浮桥一二里的地方,我们叫它上浮桥桃园。春天,这里灼灼桃花似锦如霞,蜂蝶飞舞。在那凄苦的年代,着装一色灰黑,这是少有的让人眼前一亮,心为之"一惊的地方。一到夏日,更是累累果实满枝头。红艳艳的水蜜桃,硕大丰满,毛茸茸,水灵灵,皮薄核小,果甜多汁,让人垂涎欲滴。上好的一角钱一斤,价格应该说不贵吧,可又有几个人买得起?为生活而奔波,似乎忘了自己正是桃花灼灼之"时,青涩的青春,一脸的愁苦成了一个“小老头”。满脑子想的就是找工作、吃饱饭、迁户口……

  七八十年代,金华种桃子的多了起来,当时的主品种是黄桃。这种桃较硬、脆,多肉,专门用来加工出口的罐头的。但是,随着市场变化,黄桃已渐少见。现在金华最多的是白桃,尤以源东乡为最出名。满山遍野,桃树成林。春日赏花踏青,夏日摘桃尝果,不亦乐乎。刚摘下的桃子,脆、甜,慢慢又成多汁,味道好极。

  最令人难忘的还是父亲学校艺术馆门前的那两株蟠桃。春天,桃树下是我们小时的乐园。夏日枝头的红果更是让我垂涎三尺。因偷吃桃,曾受到过父亲的训责。如今,父亲早已远行,桃树、艺术馆也已无影无踪。但,父亲说的话:“公私要分明”还在耳边回响。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,令人感叹。

  禁不住我的眼睛又湿润了……

上一篇:诗 三 首
下一篇:一路风景一路歌